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致青春



(一)軍訓曖昧



南方九月初的太陽依舊是火辣辣的我趴在學校後山下滾燙的沙地上,緊緊

握住手中的81式半自動步槍,靶子立在一片荒地裡,在風中微微搖晃。



這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時候,太陽像個大熨斗,在背上犁過來又犁過去,而身

下的沙子也沒閒著,把它吸收到的熱量毫不吝嗇地傳給我。不可否認軍訓是一件

非常慘無人道的事。



我們中文系2001級三班統編為一個連,而我則是1連1排(男生排)的

排長。因為我是排長,所以在瞄靶訓練的時候,我的位置是在全排的最邊上。在

我右邊依次是我們男生排的同學。



我扭頭向左邊望去。在我左邊趴著的,就是我們女生排。我的目光從她們身

上一路延伸過去,能看到一線高低起伏、形狀各異的臀浪,這也算是瞄靶訓練唯

一的福利,讓人不禁幻想是一群穿著比基尼趴在沙灘上曬太陽的美女。



我們班的女生比男生多,全班四十多人中,女生佔了多半,基本上都長得不

醜,而其中稱得上良品的就有四、五個,這讓其他班的色狼們羨慕不已。被大家

在每晚睡覺前議論最多的極品美女是蔣婷婷和林雨霏,大家一致認定她們兩個即

使不一定算得上校花,也絕對是系花。



蔣婷婷長得很甜,鵝蛋臉上經常掛著紅撲撲的笑容,大概168的身高,豐

腴的身材很符合她婷婷的名字,但絕不胖,在南方人為主的女生中顯得比較鶴立

雞群,給人的感覺很熱情。因為是C大附中保送進C大,所以對學校非常熟悉,

剛入學就被任命為年級主席。



聽同是由C大附中考進來的同學說,她在中學的時候就與幾個男同學關係曖

昧,但是又沒有什麼確鑿證據。對於這些流言,我通常嗤之以鼻,這不過是男人

們掩蓋自己內心虛弱的一種的方式,通過把對方塑造成一個風騷的女人,就可以

坦然的給自己找一個不屑於佔有對方的藉口。



林雨霏與蔣婷婷相反,她是一個冷豔的冰美人,而且行蹤飄浮,神龍見首不

見尾,就連她們同寢室的人也對她不太瞭解。



我們宿舍有四個人:老大王紹,所以被稱為「王騷」。老二陳偉,出生於普

通的工人家庭,人很不錯。老三金志光,人稱「精子」,系裡發生的一切大小事

情,都可以迅速從他那裡傳入寢室。



我是老四,叫淩瀟,來自本省一個小縣城,父母都是教師,從小就受著刻板

的舊式家教。我的父母對於我的性教育從來就沒有盡過任何義務,我完全靠自己

在艱苦閉塞的環境中自學成才。



對於剛剛進入大學的懵懂少年來說,禁慾的中學時代剛剛結束,一個全新的

精彩世界突然打開在面前,免不了有些蠢蠢欲動。



我們學校實行的是入學軍訓制度,兩天後軍訓正式開始。教官是附近部隊的

阿兵哥,由於長期的封閉生活,所以猛然見到一大群青春少女,難免產生一些齷

齪的念頭。限於嚴格的監督和公開的環境,雖然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但是偶

爾在女生身上打打擦邊球也是難免的。



教官們最有創意的是讓一排女生和一排男生面對面地站著,這樣我們就能夠

經常和女生們直接眉目傳情了。大家這樣靜靜地對視著,猶如長江三峽巍然默立

的夾岸高山,中間澎湃著洶湧湍急的激情暗流。



大家每天朝夕相對,難免不讓人產生一些想法。漸漸地,男生圈子裡將班上

的男女同學進行配對,而配對的首要原則就是軍訓佇列中站在對應位置。



大家分配完成後,就開始亂開起玩笑來。天天開這種玩笑的結果,產生的效

果就是讓配對的方案越來越被強化,很多人在心裡無形中使自己和對面的女孩真

的建立了某種聯繫。



站在我對面的就是女生排長蔣婷婷,所以我們被配為一對。我1米85的身

高,對立的時候故意用執著的眼神向下俯看她,她則會毫不示弱的與我對視,讓

我對這種對視行為樂此不疲。



在瞄靶訓練的時候,由於我絕佳的視力和刻苦的訓練,教官任命我為全連瞄

準檢查員,這個差使讓我獲得公然接近女生的機會。



在女生中,我最想接近的是我「公認」的老婆蔣婷婷。我拿著那個小小的瞄

準檢查鏡在連裡跑來跑去,先是裝模作樣地在幾個男生、女生身邊轉了轉,瞇上

眼睛瞄了瞄,人模狗樣例行公事地指導一番,然後就得償所願地走到了蔣婷婷身

邊。



我發現她雖然做出一副瞄準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在閉目養神。由於她故意選

擇趴在一個大概30厘米深、不到1米寬的小凹地,所以通常從我趴的地方看過

來,正好僅能看到兩片微微起伏的臀尖,顯得特別誘人。



聽見我的腳步聲,她睜開眼睛,噘著櫻桃小嘴向我笑了笑,把我震得心跳幾

乎快了一倍。不知道和她接吻的時候,她的小嘴是不是也會這樣噘著?



我定了定神,儘量地控制住自己內心的激蕩,輕輕地說:「你這個小傢夥,

居然敢在這裡睡懶覺!」她輕輕地回答:「別告訴別人啊!」我們相視而笑,好

像我們共用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一般。



而且蔣婷婷的話,讓我感到她對我有種特別感覺,這是不是說明我在她心目

中已經有了不少好感了呢?我這樣胡思亂想著,突然想到自己的本職工作還沒有

做,於是開始手忙腳亂地把瞄準檢查鏡綁在蔣婷婷的步槍上,同時問她:「瞄得

怎麼樣?」



「不太好。」



「我來給你看看。」



蔣婷婷瞄準的水準實在不敢恭維,抓槍都抓不穩,總是有點晃動,我在旁邊

指導起來也很費勁。



就這樣折騰了幾分鐘,我實在不耐煩,於是站起身,伸出左腳,從她身上跨

過去,然後俯下身子,以一個標準的俯姿射擊動作幾乎直接趴在她身上,雙手握

住她的兩隻小手,固定住槍。這是一組下意識的動作。



當我看見她雪白的後頸,聞到她如蘭的體香,一下子反應過來,身下的小淩

瀟迅速呈戰鬥狀態,抵住了一團軟軟的東西。



我不禁有點暈眩,趕忙偷眼看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上沁出了一層細細的汗

珠。左眼瞇著,右眼睜得大大的,緊張地盯著準星,從臉頰到脖子迅速呈現一抹

微紅。



由於我的身高比她高出近20公分,身體也寬一些,她整個人就如同依偎在

我懷裡。她的右耳幾乎貼在我脖子的左下方,估計都能聽到我急速加快的心跳,

小淩瀟正好抵在她豐滿而緊俏的屁股上。她微可不察地顫抖了一下,我們很默契

的都不說話。



我向四週張望一下,週圍的女生都認真的瞄著靶,沒人注意到我們這裡。我

忍不住又向她偷看了一眼,發現她也正在看我,我慌忙把眼睛躲開,再看她時,

她已經繼續瞄準著了,嘴角卻有一絲微笑,還約微調整了一下在我身下的姿態。



小淩瀟立馬感覺從一片高地滑落到一處深谷,而且深谷兩面的高山緊接著壓

迫而來,讓身為處男毫無經驗的我一下子漠然不知所措。



十多秒鐘的停頓後,我慢慢清醒過來,由於夏天的內衣比較輕薄,我藉用調

整瞄準檢查鏡的動作,讓小淩瀟幾乎只隔著兩層迷彩布,本能地在那條深谷中輕

輕而緩慢地上下摩擦。



我聽到蔣婷婷輕輕的鬆了口氣,然後漫不經心的向我詢問一些瞄準的要領,

呼出的香氣撓得我脖子非常舒服。我彷彿得到了鼓勵,重新緊握住她的雙手,繼

續放低身子,讓她的背緊貼在我的胸前,兩個人幾乎完全貼在了一起。



我低頭不經意地向下看時,只見她微微張開的領口下面,是兩團被嚴重擠壓

在一起的雪白乳房。幾粒香汗從耳根順著纖細的脖子,緩緩地一路順著精緻的鎖

骨匯入深深的乳溝。我「咕嚕」的吞了一口口水,打破了這種默契。



蔣婷婷有點不好意思了,最後乾脆把槍放下,小拳頭在沙地上砸了一下說:

「算了,我自暴自棄了。」配合著她的動作,小淩瀟被狠狠地夾了一下,讓我爽

得差點有了一種噴發而出的衝動。



「淩瀟,能教教我嗎?」這時,趴在蔣婷婷右邊的女生李芸(老二陳偉的配

對對象)被我們的訓練熱情深深打動,隔著一段距離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們,微微

直笑。



我只好無奈地從蔣婷婷身上半起身,起身的時候,小淩瀟還留戀的在臀溝裡

向前稍微地借了一下力。然後,為了掩蓋勃起的小弟弟,慢慢匍匐著來到李芸身

邊,隨意的敷衍了幾下,等小弟弟徹底軟下去以後才起身繼續充當瞄準檢查員,

在同學裡混來混去。



一整天,蔣婷婷的瞄準始終也沒有過關。這給了我充份的理由,更長時間地

留在她身邊,用同樣的姿勢幫她糾正持槍動作,但是她卻不允許我有進一步的動

作,讓我明白這就是她的底線。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對於第一次接觸就能

取得如此進展感覺也很滿意。



我回到男生隊伍裡繼續工作的時候,老二陳偉還神秘地向我笑了一下:「剛

才和蔣美女在幹什麼?」



「沒幹什麼,幫她練習。」我回頭向蔣婷婷的位置觀望了一下,確定從這個

距離和位置看過去,既聽不見什麼,也看不清什麼。



「老四啊,別裝了,就你那點花花腸子,哪裡能瞞得過哥哥我?」



「別亂說!我在那邊趴著,你能夠看見什麼啊?就知道瞎猜。」



「哈哈,果然有問題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這樣一天下來,我的心理也就受了暗示,認為我對蔣婷婷應該已經十拿九穩

了,於是開始在暗地裡策劃行動方案,準備徹底拿下。但是,對於怎樣操作這件

事情,我又毫無頭緒。在這方面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菜鳥,什麼經驗也沒有。



而且聽說對蔣婷婷躍躍欲試的人,也不在少數。就拿我們自己班來說,就有

一個強有力的對手。此人名叫喬軍,身材高大威猛,古銅色的皮膚,典型的肌肉

男,而蔣婷婷似乎對他印象也挺不錯。



一次幫蔣婷婷校正瞄準的時候,我向她提出,我們班上的同學互相之間還不

太熟悉,不妨搞一個篝火晚會。蔣婷婷聽了很高興,說:「我和林雨霏也正有此

意呢,吃完晚飯我們見面聊吧!我把林雨霏叫上,你把喬軍也叫上吧,大家一起

商量商量。」



我聽蔣婷婷這麼說,不禁對不能和她單獨相處大失所望。不過,她的建議完

全合情合理,這種事情當然要多幾個人商量。



說起林雨霏,我一心只想要蔣婷婷,從沒有想過要林雨霏。其實林雨霏在相

貌上絲毫也不比蔣婷婷遜色,在性感方面甚至稍有過之,但風情方面卻是比較欠

缺一點。她給人的感覺是太冷了,對誰都不假以顏色,我們幾乎從來就沒見她笑

過,所以我們宿舍的人都覺得她很難接近。



老三金志光斷言她是一個性冷淡。這個推論很明顯有些武斷,而且有偷換概

念的嫌疑。林雨霏的冷,只是在追上她之前的冷,在追上了之後她還會不會這麼

冷,完全是個未知數。所以,只能說她不好追,並不能說她性冷淡。



所以,潛意識裡,我之所以想要蔣婷婷,並不是因為我更喜歡她,而是純粹

出於技術上的考慮,覺得她容易被我搞定。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