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上了絲襪小護士】







? ?? ???我看見了小護士在房間中,沒有相像中的棍子,這很好,她的手有些扭捏地交疊在小腹前,那也沒什麽注射針管藏著了



“沒有反抗嗎?挂鎖沒鎖死,果然是故意的,就等什麽人發現”,莫名的,我産生一點失望,不過很快,把這個想法丟開了,“小淫娃也很不錯啊,有些東西不用我教了,挺會演戲,卻又害羞”。



反鎖上門,我開始仔細打量小護士的身材。



小護士的胸脯有些鼓,我不是老淫棍,隔著衣服,只能估摸出是C 或者D ,兩條胳膊裸露在外,白生生的光澤,直引得我想一口咬下去,腰肢處,兩指寬的腰帶系緊,顯得不堪一握。臀部外廓很是優美,如一個葫蘆,而裙擺則是剛剛不到膝蓋,有些保守,卻也不拖沓,因不算臀部,光其雙腿長度占了全身高度的一半還多,以至只露小腿,也非常誘人。



赤裸裸的目光,讓小護士咬起了自己的嘴唇。



最后,我的視線落在了小護士那裹住雪白長襪的均勻小腿上,還有穿著護士涼鞋的白絲足裸上。



空調溫度還是很高,我脫下羽絨服,嘴角上鈎著走了過去,托起她略尖的下巴,掐了掐她的軟肉,然后在她的臉蛋上揉了幾圈,再把手退回到自己的鼻間,嗅了嗅。



“嬰兒嫩,真不錯啊,而且好香”,我有些流連道。



小護士緊閉著小嘴,把臉側了過去,交疊一起的雙手互相捏了捏。



我緩緩地蹲了下去,接近單膝半跪,近距離地觀賞她的小腿和絲足。



流暢的曲線、柔和的色澤、精細的絲線,還有足裸前端的小腳趾,隔著絲襪可見其美妙的形狀,都一齊把誘惑隱隱釋放,越看越覺得爽滑、白嫩、可口,我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這時,兩條白絲小腿不安地扭捏了一下。



“啪”,我雙手五指大張,從兩個方向,一把抱住小護士的右小腿,發出輕微的拍擊聲。



“啊”,小護士一聲低呼,險些聽不清楚。



“沙沙……”,我的右手拇指食指張開,手心緊貼著小護士的腿,上下撫摸,把純白的絲襪摩挲得嘶嘶作響,經過她的膝蓋時,大拇指按上去,再揉上幾圈,繼而又滑到她的腳面,把涼鞋和足弓一起撫摸。



明顯的,在我撫摸小護士腳背的時候,白絲小腳縮了縮,見狀,我心中一喜。



接著,換成左手抱腿,右手撫摸小護士更軟的小腿肚,摸到膝蓋反面的腿彎時,不住地捏捏按按。



“呵……呵……嗯”,開始微微喘氣的小護士,在我捏到她腿彎的時候,輕呼一聲,膝蓋也是一彎。



“你喜歡被摸這里啊,嘿嘿嘿”,我不打算放過這個敏感點,反複玩弄著。



“我沒有……”,小護士失口否認,可她時不時彎曲輕顫的腿卻出賣了她。



我並不戳破她,只是完全單膝跪地,好放松腿部肌肉,然后一臉貼上她的右腿外側,並開始摩擦。



“呀”,我的頭頂上傳來驚呼,但我根本不管這個,只是把臉狠狠貼在白絲的腿上,抱緊碾磨。



“沙沙沙”,絲襪發出的聲響,在此刻離我是如此的近,仿佛被放大了無數倍,臉上能清楚感覺到那順滑的質地,和絲襪里面的嫩軟細肉,鼻間似乎還聞到了微香,雪白的絲線如同一張蜘蛛網網住我的心神。



不斷地摩擦中,我的臉色開始發紅,雙眼閉上,恨不得把整個頭臉融進絲襪小腿里去。



“啊”,小護士身形一歪,左手撐在身側的電腦桌上。



原來是我微微擡起她的右腿,使其小腿位置不這麽低,好讓我自己的姿勢舒服點,卻讓她失去了平衡。



“咻~~”,不知不覺中,半跪的我轉到了小護士的身后,把她的右腿往后離地拉直,彎下脖子,正對著她的小腿肚,把舌頭伸到極致,重重一口舔了上去,從小腿肚下部一舔到腿彎。



“啊……”,小護士把頭一仰,音線長長軟軟。



“好吃”,看了一眼絲襪上的水漬,我頓了頓道,然后又把舌頭舔了上去。



“咻咻咻咻”,每一口,我都重重舔下,品嘗的同時,把自己的口水塗上,很快,白紙色的絲襪變得濕漉透明起來,顯現出里面小腿肚那白皙的肌膚肉色。



“呵……呵……”,小護士左手撐著,高仰的小腦袋不願落下,始終輕聲吐著肺中氣體。



“啪嗒”,小護士的專用涼鞋被我脫了下去,掉在地上。



我一手抓住她的腳腕,讓她的右腿一直向后伸著,一手粗魯地撫摸她整個白絲足裸,腳背、腳趾、腳掌、腳跟,一處都不放過。



“啊……你做什麽”,小護士回過頭來,有些驚慌,有些羞澀地問道。



“玩玩這只淫亂的小腳”,沈浸其中的我頭也不擡地回答道,然后略一愣,手里的動作不停,補充道:“玩具沒資格問問題”。



說完,我把小護士的右腿往后折了上去,讓其小腿和大腿成四十五度角。



“啊呀”,突然的姿勢變換,讓單腿站立的小護士差點摔倒。



“咻~~”,摸了摸朝上的柔嫩腳掌,然后從腳趾肚、腳心到腳跟,我一口舔到底,最后在空氣中拉起粘住白絲腳跟的細細水絲,直到我的舌尖。



“呀,變態,放開我”,才舔過去,小護士的右腳就繃緊蜷縮,小護士更是掙扎起來,右腳也想擺脫縮回。



“視頻”,我的嘴里跳出兩個字,頓時讓小護士又安靜下來,任由我繼續抓著她的右腳,向后卷著。



“這就對了”,說完,我繼續埋臉舔舐。



“咻……咻……咻”,我反複舔著小護士的右腳心,間或吮吸她的五根腳趾,把此處的潔白絲襪也舔得透明,露出里面五個珍珠般的腳趾肚。



沒什麽異味,真是愛干淨的小妞。



“啊……嗯……嗯”,漸漸的,小護士的嘴里發出了甜膩的呻吟。



繼續往上壓小護士的右小腿,使得她的小腿迎骨面和足背成一直線,腳尖筆直向上。



不得不說小護士的柔韌性不錯,她只是再次短暫失去平衡,就站穩身體,單腿往臀后擡高,似乎不讓她怎麽難受。



秀美的足背和小腿面連成一片,這一景致我看了一眼,便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唾液滲入,幾個來回,透過不再雪白的絲襪,也能看見五個橢圓的粉色指甲了。



這時,我放下她的右腿,讓她的腳踩回護士鞋里。



“轉過去”,我一邊說著,一邊推著小護士的右臂,使之往左轉身,而小護士也是毫不抵觸地按照我的命令動作,直至面朝電腦桌。



“趴到桌子上,把屁股翹起來”,這一次,我卻只是命令。



緩緩的,小護士把手舉在臉頰兩側,上半身俯了下去,把渾圓飽滿的臀部高高翹起。



“啪”,看著那白裙下隱約可見的高聳山包,我雙手同時拍下,拍出一記清脆的聲響。



“好痛”,小護士頓時痛呼。



“嘿嘿嘿”,我邪笑著,一遍一遍揉搓著小護士的臀丘。



“嘩”,布料鼓蕩了一下空氣,小護士的裙子已經讓我完全翻卷了上去,把大腿、絲襪的上半部分,還有花邊的粉色內褲都暴露出來,而那小內褲已經是濕的了。



“啊”,下意識的,小護士就要拉下剛翻上來的裙擺。



不過,她的手被我捉住,又緩緩地縮了回去。



“真美呢”,我從后方看,兩條裹著長筒白襪的筆直嫩腿一覽無遺,一指寬略厚的絲襪開口上緣,分割著兩邊的色澤,一邊雪白,一邊白皙,但都是隱隱微光,兩瓣豐美的翹臀,即使隔著內褲,我都能感覺到她們的彈性和青春氣息。



不再多看,悶頭悶臉地貼上小護士並攏的大腿,脖子轉動,大腿肚的彈性、肌膚的細嫩、小護士的體溫,還有絲襪的順滑,同時而來,刺激著我的臉部神經。



“啊……”,小護士扭動著下身,卻讓我越發感受到她的活力。



“沙……沙……”,埋著頭的我,右手抱著小護士的右腿,空出左手來,在小護士的整條左腿上來回撫摸,絲襪沙沙響起,更擾我的意志。



“咻~~咻~~咻~~”,把頭退出來,我對著左邊那條長腿,從腳跟腱,到臀部內褲邊,貪婪地一順到底,再舔三遍,最后舌頭在臀肉上重重挑起。



看了眼婦科檢查台,發現那邊還有繃帶,我心里的想法更是難以遏制了。



“過來”,攬住小護士的纖腰,把她往檢查台那邊拖去,而她如沒了骨頭一般,變得爛泥一樣無力。



“咚”,小護士被丟在先前的檢查台上,撞得台子輕微晃動。



扯過繃帶,又將小護士的雙手交叉,放在小腹前,用繃帶一圈圈纏繞緊緊綁在一起,最后打了個死結。



而清純和一絲妖娆並存的小護士,早已迷離的雙眼漸漸浮現興奮的亮色。



把小護士綁好的雙手舉過頭頂,然后走到檢查台的后面,用長出的繃帶把她的雙手固定住,並加粗幾層,以免崩斷。



“小賤人,你是不是就希望被綁起來?”我走回前面,看了看小護士那並不害怕的臉,問道。



“不……不是的”,小護士很不堅決。



我沒有糾纏,只是把雙手伸到小護士的短裙里,道:“把你的屁股擡起來”。



“嗖”,小護士的臀部剛剛脫離台子一點,我就一把脫掉她的內褲,不過,及膝短裙還遮著,看不見她的陰部。



“還說不是,看看你的小粉紅,都濕了”,我拎著花邊修飾的粉色內褲,淫淫道。



“那是剛才……剛才……”說著說著,小護士的聲音又低下去了,最后把臉埋進自己高舉的胳膊里。



“哐,哐”,看著小護士的臉,我的陰莖早已鐵硬,分開小護士的雙腿,架到兩邊的架子上,讓其成爲一個難堪的姿勢。



“嘩”,一把掀上小護士的裙擺,終于看到了她的陰戶。



稀疏的一小撮陰毛,像編辮子一樣,向內彎曲交叉錯落而下,大致呈一尖長的鉛筆頭形,占據其腹下三寸至陰蒂的最中部,大概的根數都能數出來,以至小腹的大片肌膚,都是細嫩一片,卻毫無毛渣。



而其大陰唇很是白嫩,緊緊縮著,微微露出中間那一道粉紅細線。



其屁眼形狀完全就是放射狀的光源,很是漂亮,而色澤微微有點淡褐色,也算不錯。



我有些愣住了,沒想到能碰到這樣漂亮的一個陰部。



側著臉的小護士,眼角看了過來,然后嘴角略略勾起,少少有些得意。



醒過神來,我又解開小護士的衣服扣子,直到白色腰帶處,再推上她的花邊粉色文胸,把她的乳房也裸露出來。



兩個滾圓山包不大不小,33C ,即使是小護士半躺著,也微微聳起,兩粒粉紅點綴各自正中,更顯白嫩。



“呼……呼……”,我重重地呼出兩口濁氣,把黑色正裝也脫掉,上身僅剩下黑色棉質襯衫。



靠近那椅子般的檢查台,我蹲了下去,抓住小護士的臀肉,就舔了一口白美的陰唇。



“嗯啊……”,小護士舒服地呼喊出來。



“美味啊”,我感受著舌尖還留著的味道,喃喃道。



“咻咻咻咻”,我開始快速舔舐小護士的陰阜,發出連綿不絕地水聲。



“啊……嗯嗯……啊……”,小護士也變得呻吟不停,胸腹起伏。



“咕噜噜,咕噜噜噜”,我又掰開她的大陰唇,露出她的粉紅小陰唇,和里面的密道,舌頭馬上就是伸進去,大口大口地吮吸汁水。



“啊啊啊……不要這麽吸……嗯啊……”,小護士大喊著,架在兩邊的白絲長腿也在上面扭動起來。



然后,她的腰背又脫離台子,口鼻中只吸氣不呼氣,如同要斷氣一般,最后又重重落下,急速呼吸。



“咔咔”,我一邊吮吸著小護士的陰道,一邊解開自己皮帶,蹬開自己的一只皮鞋,同時,快速把一條腿從黑色休閑褲里拔出來,最終把堅挺多時的肉槍釋放出來。



我直起身來,把自己的肉槍對準小護士的陰道,狠狠插入,直至盡根而沒!



“啊……”,靠躺著的小護士小腹緊縮,似乎要把我的肉棍夾斷。



“嘶……”,我呲著牙,身體卻是無比受用。



緊窄、濕滑、溫熱、蠕動,種種感覺一同襲來,差一點讓我噴了出來。



“嗞……嗞……嗞……”回過神來的我,腰腹開始運動,使獸莖以一定的頻率抽插前面的蜜壺。



而椅子般的檢查台,其高度和前面的空間,也能讓我基本保持雙腿略彎的站立姿勢,來很好的發力。



“啊……嗯……啊……好硬……好硬的進來了……嗯啊”,小護士的呻吟里,時不時夾雜上一些浪語,更是讓我興奮。



“咻咻”,我又把左邊的白絲長腿從架子上抓了下來,一邊隔著雪白的絲襪,舔舐小護士的小腿肚,一邊繼續做活塞沖擊。



我把右邊的長腿也抓了下來,扛在自己肩膀上,感受上面傳來的軟嫩同時,臉也轉了過去,舔舐這邊的白絲小腿內側,而胯下陽具始終不停地鞭笞著小護士花徑的內壁。



我的陽具變得越來越濕亮,那是小護士越來越多的蜜水,而濺落的汁水打濕著她的護士裙、台子和地面,最后似乎被暖氣一點點蒸發,充斥進封閉的屋子。



我放開她的雙腿,都放回到架子上,上身則是俯了下去,左手抓上小護士的右乳,大嘴則是含上了她的左乳。



“啊……上面不要……嗯……”小護士嬌嫩的臉滿是绯色,軟軟地拒絕了一聲后,再度陷入連續的呻吟。



我的左手揉搓不停,並不時撩撥乳頭,而嘴里則是滿滿的白嫩乳肉,右手又伸回后面,撫摸小護士的白絲大腿,火熱的陽物更是在濕滑的甬道里橫沖直撞。



終于,我感到了自己精子的湧動。



“噗嗤撲哧”,一股白濁的液體沖出我的馬眼,噴射滿小護士的陰道、子宮。



“啊啊啊啊”,緊隨其后,小護士也高潮到來,小嘴大張,被綁住的雙手神經反射般想縮回來,卻是被繃帶扯住,停留在頭頂之上。



一股液體從子宮最深處沖出,淋在我的龜頭上,讓我再次激爽。



我緩緩抽出,然后把殘留的混合液塗在小護士的純白絲襪上。



“呵……呵……呵……”,小護士的喘氣漸漸減輕,最后就躺在婦科台上,合眼睡去。



完全合眼前,她看見我把那件黑色羽絨服蓋上她的胸腹。



“他是第二個,第一個說我不夠放得開,不能和他朋友一起盡興,所以把我甩了,后來聽說他攀上一個別墅好幾套的大老板的女兒,再之后就不知道了”,安可月的眼中略微有些悲傷,也僅僅如此,沒有更多的反應。



“兩個極端啊,真是……怪不得會不鎖門自慰”,心里面,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說了。



“那你說我呢?”這時,我靠了過去,抓起她的黑色及膝棉襪左腳,用其腳心在我的臉上摩擦。



“啊”,安可月輕呼一聲,然后惡狠狠道:“你,你就是一個色胚、壞渣、淫賊、變態、惡棍!”



“沙沙”,我抓著棉襪腳,摩挲著我的臉、鼻、耳朵還有脖子,漸漸發熱。



而安可月的悲傷已然不見,正迷著眼睛看著一樣坐木地板上的我。



我的臉貼著她的腳面滑了上去,再蹭了蹭她的棉襪小腿,然后把臉貼上她接近玉色的肉絲大腿上,而我現在的姿勢,就差不多整個人趴上了她的大腿。



只是臉摩挲,我感覺還不夠,我左手撐地,右手則捧著肉絲大腿,不斷撫摸。



“呵……呵……”,安可月微微喘氣了。



“咻……”我伸出了舌頭,舔舐起肉絲大腿,正面、側面、腿肚,都不落下。



“嗯……”,隨著我手口並用,安可月緩緩呻吟起來。



我開始剝下她的黑色長棉襪,舌頭緊跟其后,向她小腿滑落,最后舔過她的腳面,挑了挑她的肉絲腳趾。



“這只……也要”,安可月柔柔地把她的右腿伸了過來。



我把她的右腿架上我的右肩,然后右臂伸長,貪婪地撫摸著她的肉絲大腿,手指、手腕、手肘齊動,一遍遍地撫過每一寸。



然后五指大開,托著她的肉絲大腿肚縮回,經過她的腿彎,也順勢脫下她的右邊黑襪。



看著兩條完全呈現出來,粉玉一般色澤的肉絲長腿,我忍不住將她們壓平在地板上,然后一手一只,推滑上去,再壓住貼滑下來,仿佛兩撥海浪一般,發出“沙沙”的聲音。



“真是不錯啊……”,嘴頭上說著,但我心里還是覺得不夠,又把她的左腿擡起,抱在我的左肩上,然后右手伸出,手心緊緊貼住腿肉,前后來來回回地撫摸安可月的大小腿肚。



“嗯……啊……”隨著我的撫摸,安可月把右手舉到了嘴前,嘴唇輕含住食指。



空調的溫度漸漸高了,比起剛才,暖和了很多。



我不舍地放開她的絲襪腿,轉而脫掉她淑女系的皮絨大衣。



“我……我先洗個澡”,安可月站了起來,兩條長腿又直勾勾地占據了我的視野。



“一起洗”,我也站了起來。



半小時后。



我躺在自己房間的被窩里,胡思亂想,隔著門板,還能聽見淋浴聲,越發覺得空調的溫度是不是打太高了。



又過了二十分鍾。



“咚咚咚”,三聲敲門聲響過,門被打開了。



“薛海岩,該檢查咯”,熟悉的聲音,那是安可月的,但是打扮完全不一樣了。



漆皮的紅色高跟鞋,鞋頭橢圓,裸露絲襪足背,雪白的薄絲長襪直達大腿中部,二指寬的絲襪上緣,把小護士的大腿肉略微擠壓了一點,又是一小截白皙的大腿肌膚之上,才是短短的雪白裙擺,勉強遮住裆部,不至于露出內褲。



這使得僅僅腳底到大腿根就占身高一半以上的小護士,雙腿更加修長,一米六六的身高顯得很是高挑卻不失肉感。



腰身收緊,雙臂無袖,從香肩開始,把整條胳膊都露了出來。



右胸貼了一塊漆皮的紅十字,左胸的袋子上插了一根筆,胸前正中還抱著一塊寫字板,脖子上挂著粉紅色的聽診器。



小巧的瓜子腦袋上,正戴著雪白的護士帽,中心處一樣貼著漆皮的紅十字。



嬰兒般白嫩的臉蛋上,巧笑嫣然,微微有些羞意。



“轟”,我仿佛被一塊巨石砸中我的心髒,躺在被窩里,直愣愣地看著小護士。



1



“嗒,嗒,嗒”,那是高跟鞋踩過地板的聲音,漆皮的紅色,鮮亮得仿佛能滴出汁液來。



“你的呼吸有些重呢”,站在我的床前,小護士微笑著,拿起筆在寫字板上記錄著。



我的呼吸更重了。



“有些熱呢”,小護士伸出細嫩的小手,按著我的額頭道,然后縮回去,再度在寫字板上記錄。



“聽一下吧”,小護士把寫字板放在床頭櫃上,戴上粉紅色聽診器,便掀開了我的被子一角。



我立刻感到我結實的胸膛暴露在空調的溫度里。



然后微微一涼,那是小護士的聽診器壓上我的胸口。



小護士一處處探過,我的心跳則被一點點加快,而我現在,又能看見那護士服中間,不是扣子,是白色的拉鏈!只要拉下去,就能看見里面鮮活的肉體。



“這里不太正常,我還要看看下面”,小護士蓋回掀起的一角,臉色發紅地掀起被子的下面一角。



頓時,我的內褲暴露在她的眼里,只是高高撐起一頂帳篷。



“這里……這里……還是這里?”小護士蹲在床沿,先是用聽診器按過我的肚臍,然后是小腹,最后隔著內褲,按到我的馬眼上,並把斜瞟了過來,眼神甚是妩媚。



我腹部一縮,差點就射了。



小護士的聽診器繼續在我的內褲上移動,大腿根、睾丸、小腹、肉槍,不斷刺激著我的精血。



我坐了起來,然后抱住小護士的腰,把她抱到我的雙人床上。



“啊,你干什麽”。



“玩具,當然是要被玩的才對”,我拿掉她的聽診器,然后,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手铐,铐上她的雙手,舉過頭頂,單手按住。



“咻咻咻咻”,看著細細嫩嫩如若無骨的整條胳膊,我舔了下去,然后滑到小護士沒有毛發毛渣的白膩腋下,舔得口水作響。



“呀,怎麽舔那里,不要,好羞人啊!”小護士掙扎著身子,卻被我壓住,無法動彈。



“叫你的手亂作怪,非懲罰她不可”,我說了一句,便繼續狠狠地反複舔舐小護士的腋窩,而右手則去撫摸小護士的左上臂。



嘴里和手上,傳來的都是細嫩的爽滑感,如水凝的一般。



“嗯……啊……”,小護士把下巴也仰了起來,拼命呼吸著房間里的熱氣,兩條白絲長腿也纏上我的雙腿。



“嗚嗚嗚嗚”,把小護士腋下舔得濕漉一片的我,移動頭臉,一口封住小護士的嘴,舌頭迅速鑽了進去,讓小護士只能發出鼻間的鳴嗚。



舌頭在攪動,我感覺到了小護士的小香舌,濕滑香嫩,躲避了幾下后,和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而我的右手,已從小護士的左上臂,遊到她的左胸脯上,隔著白布,揉搓她的33C 。



“嗚……”胸部被襲的小護士,再度掙扎。



“哈……”我從小護士的嘴里退了出來,拉出一條水絲,然后調轉方向,把臉朝小護士的高跟鞋,把臀部朝向她的臉。



我跨坐在小護士的小腹上,將小護士的右腿從床上擡起,一直抱到自己的胸前,膝蓋貼上我的身體,讓長腿豎直向上,用胸膛的皮膚來感受絲襪的順滑。



“沙沙沙”,然后我貪婪地撫摸雪白的絲襪腿肚,紅漆皮的高跟鞋也是一道摸過,鞋跟、鞋底、鞋側,還有鞋面露出的絲足。



“咻咻咻”,我的舌頭不甘心空著,也伸了出去,舔舐前面的絲腿。



“嗯……嗯……”現在,即使我沒在壓著,仰躺的小護士,被手铐拷起的雙手也是舉過頭頂。



我把小護士右足的高跟鞋脫了下來,塞進我自己的內褲里,用肉槍去感覺高跟鞋的味道,而做完這個的右手,繼續撫摸雪白的絲腿,並撫上朝向天花板的白絲腳掌。



“啊……不要這樣子……啊……”腳心傳來的感覺,讓小護士不免呻吟道,卻沒其他抗拒的動作。



我撫摸過絲足的每一寸,又從內褲里拔出高跟鞋,給小護士穿了回去。



放平小護士的右腿,我把我的腰身往后放平,使我的陽物隔著內褲,剛好貼上小護士的胸口,而我的臉,則埋進了小護士的大腿。



“嗅嗅嗅”,我用力地吸著小護士大腿間的香味,並不時搖搖頭,以圖擠得更深,同時也把手掌插進小護士的腿彎和被子之間,不讓她的雙腿分開。



沿著小護士的身體,我一點點地往前爬,兩手在保持小護士雙腿並攏的同時,也無時不在感受她絲腿外側的細滑,過了她的膝蓋、小腿,一直聞到她的那雙紅漆皮高跟鞋前,而我的胯裆,也感受到了一點大腿的嫩滑。



“嗅嗅嗅嗅,香,真香,有香皂和小腳的混合香”,把小護士的高跟足緊緊並攏,我撲上去猛嗅她白絲的足背。



“呀,討厭呀”,小護士羞怯的聲音,從我的腳那一頭傳了過來。



“咻……咻……”聽著小護士的叫喊,我的淫心更是大動,一同舔舐著兩只絲足,連橢圓的鞋頭也不放過。



又舔幾口后,我弓起腰背,用膝蓋撐在床上,擰了擰小護士的腳腕,小護士立刻明白過來,自動轉了個身,把她自己平趴在床上。



“咻咻……咻……”我卻沒有再壓上去,只是像只惡狗一樣,用手肘和膝蓋撐著,俯下頭顱,舔了幾口小護士紅色的漆皮鞋跟后,舔上小護士的腳跟腱,然后一路倒回,小腿肚、腿彎,再到大腿,由始至終,讓嘴里充滿絲襪和嫩肉的味道。



又舔了一口裙下和絲襪間的白皙肌膚,我脫下了我的內褲,把凶器挺立出來。



跨坐在小護士的左大腿上,我拉開一點潔白的絲襪上緣,然后把肉棍塞進絲襪和大腿之間的空隙里去。



“嘶……”,我狠狠吸了口氣,絲襪的緊繃和絲滑,還有小護士大腿肚肌膚的細膩、彈嫩,瞬間侵襲了我的神經。



“啊,怎麽……怎麽弄那里?”我的背后,小護士驚道。



“嘿嘿嘿,爲什麽不,這里很棒啊”,一直專心口舌之欲的我再度說道,然后開始挺動腰腹,讓長棍在絲襪里面抽插。



“嘎吱嘎吱”,雙人床發出輕微的搖擺聲,而我被絲襪包住的肉莖,更是在小護士的左腿肚上插得沙沙作響,隔著雪白的絲襪,可以看見一個猙獰的柱狀物體,在圓潤的大腿上抽插。



“嗯……嗯……”臉面趴在枕頭里的小護士,陶醉地呻吟著,被铐住的雙手放在前面,軟軟無力。



在絲襪里抽插許久后,我拔出陽具,又拉開小護士右腿肚的絲襪口,插了進去。



“沙沙沙”,絲襪把我的陽具緊貼在小護士的大腿,絲襪被插得發出聲響間,陽具上下兩側的不同美妙感覺,讓我的精神越來越亢奮。



擡起小護士的右小腿,抓住其腳腕,脫下漆亮的紅高跟,一邊撫摸,一邊把臉俯下,舔舐絲足的嬌嫩腳心。



“呼呼,玩具,你的腿真不錯啊,呼呼”,再挺動胯部許久的我,才放過小護士的絲腿絲足,轉過身來,跨坐在小護士腿肚上,面朝小護士頭部的那一邊。



“玩我……那就使勁玩我”,趴在枕頭上的小護士接口道。



“嘿,下面濕了”,我摸了一把小護士的白色內褲,看著手上的濕黏道。



“好討厭……”整個身體平趴著的小護士顫抖一下,軟軟道。



“嗞……”我撥開小護士的內褲,坐在她的大腿上,把肉槍插進她的陰道。



“嗯……熱熱的東西進來了……啊……嗯……”,隨著小護士的淫叫,我俯下身去,以俯臥撐的姿勢,抽插小護士的花徑。



“嗞……嗞……嗞”我一遍遍的抽插,把蜜水擠出粉嫩的蜜壺,再滴在被子上。



“啪……啪……啪”,濕滑、緊窄、嬌嫩,我感覺著從陽具上傳來的美妙,沖擊地越來越用力,把小護士的臀部也拍響起來。



“要壞……嗯……了……啊……嗯……太用……啊……力了……嗯啊……”



小護士嘴里的嬌吟,全被凶猛的力道沖得七零八落。



我的頭上汗珠冒起,保持著抽插,一手撈進小護士的腹部,提了提,小護士會意,膝蓋撐起下半身,把屁股高高擡起,成爲狗趴的姿勢。



“啪……啪……啪”,如此姿勢,讓我可以解放變酸的手臂,但抓不到小護士的手臂,我便翻上小護士的裙擺,抓住其腰臀,用下腹重重地拍擊著她的屁股,而我的獸莖,則始終在陰道里馳騁。



“啊……啊啊……屁股要……啊……壞了……壞了”,臀部高擡的小護士完全陷入迷亂,不間斷的悶叫中,呼喊著浪語。



再讓小護士側臥,我把小護士的左小腿扛在肩膀上,同時讓其大腿貼住我的胸膛,在反複地沖撞中,時刻感受到白絲的順滑和長腿的嬌嫩,而小護士僅穿一只紅鞋子的樣子,更讓我覺得淫穢、血脈噴張。



在抽插中,小護士漸漸被沖撞成正面仰躺的姿勢,而我也把小護士的兩條雪白絲腿並在一起抱到胸前。



然后在不停的抽插間,單手拉開小護士抖動的拉鏈,將其不穿乳罩的兩個白乳露了出來,一把抓了上去。



“啊……奶子……奶子……也被摸……啊……了……好舒服……嗯……”



耳邊聽著小護士的呼喊,我把身體壓了下去,將小護士的整個身體壓得折疊起來,使其大腿都貼上她自己的胸部。



“嗚……嗚……嗚……”我一口含住她的嘴巴,她的呻吟頓時變爲嗚咽。



而兩只大手重重地壓在她的白絲大腿上,深深入肉的絲滑手感,讓我如入極樂。



這時,一股潮湧從小護士的深處泄了出來,把我的龜頭淋了個遍。



我立刻感到了下腹內的濃漿不可抑制。



“噗嗤噗嗤”,我的高潮也在小護士之后,馬上到了,全把精液射進小護士的花心。



“咻……咻……”徹底噴出我的子孫后,我拔出肉槍,虛跨在小護士的脖子上,把粘著液體的凶物直塞進她的小嘴,而小護士略一不適后,吮吸起來。



我往胯下看去,只能看見小護士的臉蛋,和被手铐拷著雙手,而她頭上潔白的護士帽已經歪掉了,漆皮的紅十字那樣的誘惑,我感覺分外暢快。



我拔出陽具,而陽具已經被舔干淨了,也拿出紙巾幫小護士清潔她的陰戶。



脫下她絲質的白內褲,看著那天生少少的陰毛,白皙的大陰唇,泛紅的小陰唇,我才想起,今天我好像沒仔細玩過這漂亮的陰阜。



不過,沒關系,這個玩具已經是屬于我了,有的是時間,兩天……這個期限還有意義嗎?想必小護士安可月她也很清楚。



“那個叫周璐璐和葉姐的護士……今天就算了吧,我可不是超人,連續兩天,晚上得好好休息,嗯……也許可以試試安定片,睡著的玩具想必也不錯,不知道她們穿雪白的絲襪,是什麽樣子的”,擦拭干淨安可月的花蕊,我抱著小護士,躺在床上想道。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