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大明天下四-六



??第四章把酒論江湖



? ? 荒村,野店



? ? 幾輛镖車散落在店外,十余名趟子手環繞周圍,除了幾個望風的,其余人都用清水就著干糧,镖車上的三角镖旗無力垂落著,隱約看到「長風」二字。



? ? 店內堂上幾名镖師據座用食,另有零散三四名食客,角落里一名少年食不甘味,長籲短歎,正是逃家而走的丁壽,那夜離家身上銀兩不多,又不知家中何時風波能熄,不敢住大店,躲到這鄉村小店指望能多熬一陣,待兄嫂消氣再返家請罪,可這厮是好日子過慣了的,整日里粗茶淡飯,悶也要悶出病來。



? ? 「六爺,聽聞上個月丐幫大舉出關了,走的宣府路,也不知爲的何事?」忽聽一個黑臉镖師向居中而坐胖胖的好似商賈一般的老者問道。



? ? 「還能有什麽事,傳功長老親自出馬,還不是爲尋找丐幫失落數十年的幫主信物『綠玉杖』。」六爺捋髯笑道。



? ? 「丐幫無主已有近三十年了,一根打狗棒尋不尋有甚要緊?」另一镖師接口問道。



? ? 「這話沒見識,正是丐幫無主,這『綠玉杖』才更要尋到,」六爺夾起一口菜送到嘴中,緩緩咀嚼咽下后道,「綠玉杖」雖小,確實曆代幫主信物,長老持之號令幫衆名正言順,這二十年來丐幫汙衣淨衣紛爭不斷,仁義禮勇信五大分舵爭權奪利,傳功、執法二長老相互不合,堂堂第一大幫江河日下,若再不有人出來主事,這丐幫怕要在九大門派中除名咯。」



? ? 「哈哈哈,商老六杞人憂天,這幫叫花子傳承千年,哪有那麽容易隨波逐流。」隨著笑聲,一個邋遢老頭一步三晃的踱進店里。



? ? 「你這老家夥怎的跑到這荒郊野嶺,」商六等人看起來與此人熟識,示意身邊镖師讓出位置,叫店家又上了一副碗筷,開口道:「怎麽對老夫剛才所言可有錯處,說出來剛好給后輩們長些見識。」



? ? 那老頭也不客氣,與衆人點個頭算是打過招呼,伏案一邊大嚼一邊道:「也不算錯,現在丐幫的確大不如前,可其幫中人多勢大,對外來投幫之人來者不拒,不問出身,雖說良莠不齊,可總有佼佼者,比如現在的大仁分舵舵主出身五虎斷門刀彭家,大信分舵舵主出身少林俗家,不但武功高強更與各門各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再如執法長老毒丐藍廷瑞出身成謎,可硬是跟傳功長老酒鬼塗大勇分庭抗禮,門派興衰誰能一言定之?」



? ? 衆人點頭覺得言之有理,邋遢老兒不知見好就收,繼續喋喋不休道:「就說你長風镖局郭青雲、程峰兩位局主在世之時交遊廣闊,知交遍天下,那是何等興旺,隱隱有『天下第一镖』之勢,如今呢人死燈滅,镖局后繼乏人,就靠你家大小姐和你老兒苦苦支撐,不砸牌子就阿彌陀佛喽。」



? ? 商六仿佛被說中心事戚然不語,其他幾位镖師或長歎,更多者憤憤瞪著那老頭,老家夥恍若不覺自己得罪了人,塞了滿嘴食物好像噎住了,抻著脖子滿座找水,仰頭將一碗涼茶灌進口里才緩過氣來,抹了嘴道:「商老六恁的小氣,請人吃飯竟然連酒都不給。」



? ? 商六揮手止住了同桌镖師掀桌子要抽這老家夥的沖動,苦笑道:「出镖不能飲酒,這是镖行的規矩,莫老兒且忍忍,來日回京單請你這張刁嘴。」



? ? 邋遢老頭撇了撇嘴,滿心不甘又舍不得自己掏錢買酒,忽聽旁邊有人道:「長者若不嫌酒劣,可願移駕與小可共謀一醉?」



? ? 老頭眼睛一亮,起身屁顛屁顛的換了桌子,丁壽起身爲他斟滿一杯酒道:「在下丁壽,不知老伯怎麽稱呼?」



? ? 那老兒難得的沒有回言,臉上似乎還有一絲不好意思,沒錯,丁壽確認這個剛才在鄰桌蹭吃蹭喝還嘴賤的給人難堪的老不要臉有那麽一丁點的不好意思。



? ? 「這老兒姓莫名言,江湖人稱」知無不言「。」那黑臉镖師在旁笑道,其他镖師也都轟然大笑,笑聲中充斥著幾分揶揄和報複的快感。



? ? 「噗」一口酒水噴了出去,丁壽看著眼前這位「莫言」,嗯,眼睛不大,一張圓臉,頭發稀疏,有點「莫言」的樣子,可剛才那唾沫橫飛的時候哪里「莫言」了,不由心中慨歎:果然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



? ? 「在下失態,莫老勿怪,平日里小可無甚愛好,就愛聽些奇聞異事,剛才聽幾位閑話江湖頗有幾分意思,還請莫老多指教一二。」丁壽陪著笑臉道。



? ? 「這位公子算是找對人了,莫老兒博聞強記,見多識廣,可稱得上是江湖中的『包打聽』。」商六涵養較他人好上許多,看老兒難堪,出言捧了幾句。



? ? 「不錯不錯,算你商老六有眼力,論起江湖中的事,誰能有我老人家明白,小哥有什麽想知道的盡管問。」莫言被搔到癢處,得意洋洋道。



? ? 「剛才莫老提到丐幫傳功長老,不知這位相貌如何,有甚出奇之處?」丁壽將心中疑問抛出。



? ? 「叫花子能有什麽相貌,不都一個德行,塗大勇無非長的精神些,赤紅臉膛,論氣勢……」莫言一挺雞胸道,「嗯,比我老人家差的遠,不過那老叫化子手底下著實硬茬,其所修混天功內力深厚,可稱得上武林一絕,佐以獨門混天掌,不知多少強手在他手里栽了跟頭。」



? ? 丁壽聞言暗道莫非那日真錯過了大機緣,不甘追問道:「那他功夫很高了,在江湖中能排第幾?」



? ? 鄰桌镖師聞言笑成一團,那黑臉镖師道:「小公子不吃江湖飯,有道是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十年,今日里還是武林名宿,一方霸主,保不齊明日里就栽在渴求成名的江湖后進手中,這也不是山寨聚義堂,還分什麽座次。」



? ? 「孤陋寡聞,武功高低不排座次,那你」鐵掌「侯坤又能在『酒鬼』塗大勇手下過上幾招?」



? ? 衆人聞言變色,這就是欺負人了,侯坤鐵砂掌有幾分火候,江湖朋友給面子贈以「鐵掌」之名,若讓他一個镖師去和丐幫傳功長老比試,那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麽,問題是這話能說出口麽,有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大家都是要臉面的,誰願在一個未涉江湖的雛兒面前承認屈居人下,莫言心胸不廣,剛才被人譏笑,回口就刺了黑臉镖師一下。



? ? 商六攔住想要動怒的侯坤,笑道:「這位公子問的是你,莫老兒不要喝了酒偷懶,快回話就是了。」



? ? 哪知莫言聞言倒是賣弄起來,「這些人里商老六年齒最長,你倒是說說江湖中有哪些絕頂高手?」



? ? 商六知道這老兒性子,也不廢話,道:「如此老朽就抛磚引玉了,少林、武當、峨眉並爲中土武林三宗,三派掌門慧遠大師、無塵道長、靜心師太必是功夫絕頂了?」



? ? 「慧遠潛心修佛,足不出寺;武當代受敕封,無塵派務纏身,無暇習武,修爲難以精進;靜心寡欲,少與人爭;這三人武功高則高矣,還不算登峰造極。」莫言搖頭晃腦道。



? ? 「丐幫塗大勇,極樂谷華景峰,漕幫金不移,恨天堡蓋蒼天如何?」



? ? 「江湖四怪,酒色財氣,啧啧,倒是不差,可酒色財氣只要沾上了人,就成了羁絆,這四位已經到了成瘾成癡的地步了,武學巅峰此生無望喽。」



? ? 「近年江湖崛起兩大勢力,天幽幫起于北地,青衣樓興盛江南,司馬潇、陳士元如何?」



? ? 「天地藏幽冥,青衣滿江湖。這兩個幫派崛起迅速,高手衆多,幫衆全靠他二人一力整合,倒是頗具枭雄之姿,不過論起武學修爲不見得能高過三奇四怪。」



? ? 商六被駁的多了,不由也帶了一絲火氣,「約二十年前江湖出現一怪人,行事忽正忽邪,心狠手辣,各派都有高手隕于他手,黑白兩道多次圍剿不能競功,不知如何?」



? ? 莫言聞言靜了下來,「你說的是」魔神「冷一夫,他麽……」莫言點了點頭,又立刻搖了搖頭,「其實也算不得。」



? ? 丁壽見他面色有異,急問道:「莫老,這冷一夫什麽來路?」



? ? 莫言擺手止住丁壽話頭,「既然提到了,老六你可曉得魔教?」



? ? 「魔教?可是當年武林黑白兩道聯手剿滅的邪門外道,早些年時老夫都在忙于陪兩位老爺創立長風镖局的基業,三十年前的黑木崖之戰雖有耳聞,所知不詳,只聽傳言魔教高手如雲,一教之力可抗武林。」



? ? 「呵呵,魔教興盛之時要更早,五十年余年前武林中出現了一個叫溫玉柱的人物,自號天魔,創立天魔宮,敗盡天下高手,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武林至尊,天魔令所到之處群雄束手,萬派臣服,甚者在泰山之巅會盟武林,下令江湖各門各派不得私自仇殺火並,有爭端者,可每月十五在泰山頂由其裁決,若不遵令,屠宗滅門。」



? ? 衆人相顧駭然,「好霸道。」丁壽心中暗道。



? ? 「大家習武或爲揚名,或爲私仇,或爲求利,有這樣的誓約習武何用,可又無人自問能勝過溫玉柱破掉這個規矩,一時間名宿耆老紛紛歸隱山林,江湖倒是過了最平靜的幾年,」莫言仰頭干了一杯酒,「就在魔教如日中天的時候,天下發生了一件大事,瓦剌太師也先叩關南下,閹賊王振慫恿英宗御駕親征,五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于土木堡,英宗被擒,關押漠北,鞑子騎兵合圍京師,幸有于少保力挽狂瀾,另立新君,對戰鞑虜,武林中人但有一腔熱血,誰又願華夏再陷腥膻,高人隱士齊聚京城,協力守城,最終保全京城,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個消息,天魔溫玉柱勾結鞑虜,欲顛覆社稷,自立爲王,現已在北元處簽訂密約,不日攜一蒙古貴人走陰山小道入關,號令群魔起事,內外夾攻,共取江山。」



? ? 「啊!」衆人雖明知結果如何,也不由驚呼,商六問道:「這魔教按說也是中土一脈,竟會數典忘祖,勾結鞑子,欲效五代石敬瑭事?」



? ? 「溫玉柱出身來曆無人知曉,密信中言其出身大漠,乃是蒙人,而且當時有一樁蹊跷,中原武林血戰經月,黑白兩道皆入戰事,而魔教衆多高手如日月雙使,魔宮四靈,護教十魔無一人現身,不由人不懷疑,且那溫玉柱已是名副其實的武林之主,若想再進一步,怕也只有九五之尊了,當時各派已經相信七八分,所懼者只有天魔武功通玄,可信中又提到一件事,天魔武功的出處……」



? ? 「哦?」衆人突然提高了興致,練武之人誰不想武功精進,雖然明知年代久遠,與己無關,也不由想多知道些。



? ? 「蒙元皇帝忽必烈統一天下后,爲防止造反,頒布禁武令,收繳所征服之地的各派典籍,交于親信編纂,期能得到一部蓋世奇書佑其國運永昌,敕令帝師密宗高僧八思巴,國師全真掌教李志常,少林主持方丈福裕耗十年心血成書,取書中包羅萬象之意,正名《萬象秘籍》,若是溫玉柱果系蒙人,倒也前后相印,哼哼,殺天魔一人能佑大明子民無數,殺天魔一人能除武林之桎梏,殺天魔一人能得秘籍窺武道之究竟,彙聚京師的武林人士只有一個念頭:殺天魔!」



? ? 「大明如今江山依舊,想必一戰功成,天魔授首了。」一名镖師追問道。



? ? 莫言一聲長歎,「衆多高手星夜兼程,設伏陰山古道,果然等到了天魔攜一蒙人打扮者過山,群雄先用霹雳堂火器伏擊,隨后趁勢殺出,鏖戰一日夜,中原武林傷亡慘重,天魔因護持身邊蒙人也傷痕累累,先中唐門暗器,最終被丐幫幫主蕭萬徹合身抱住,同墜深谷。」



? ? 「好好,爲武林除一大患,前輩高人功德無量。」一镖師贊道。



? ? 「何止啊,破除賣國奸謀,簡直是澤被蒼生。」另一镖師接口道。



? ? 「一百七十七名武林精英,陰山一役,只余八人生還,八位前輩都是當時的絕頂高手,懷憂國之志,又不辭辛苦潛入草原,救回了英宗皇帝,風光一時無兩,被朝廷嘉獎,武林尊稱『八聖』,就在整個江湖歡慶之時,被溫玉柱緊鎖的魔教群魔對天下亮出了獠牙,以複仇之名丐幫君山總舵一夜被魔教夷爲平地,新任幫主被殺,四大長老三死一傷,短短三月,江湖除名幫派二十一個,『八聖』中人也未幸免,青城玉靈真人訪友遇襲,渾身潰爛而亡,天禽老人返回雪山途中中伏,被魔教日月雙使耗得油盡燈枯脫力而死,整個江湖風聲鶴唳,殘余『六聖』號召武林組成『伏魔盟』與魔教抗衡,雙方厮殺近二十年,那二十年的武林史可謂字字鮮血,正邪高手隕落不知凡幾,因不知魔教巢穴所在,終難畢其功于一役,直到『六聖』中的『天地仙侶』探的魔教老巢位于猩猩灘黑木崖,趁魔教不備伏魔盟傾力一擊,搗毀魔教總壇,此戰曆時一月,黑木崖陳屍上萬,餓鷹蔽日,武林中高手盡喪,度過了這沈寂的三十載。」



? ? 衆人聽畢深呼出一口氣,不想幾十年前的武林竟如此動蕩,商六沈吟問道:「那這冷一夫……」



? ? 「冷一夫行事只求快意恩仇,不問正邪,與當年的魔教作風極爲相似,又自冠以『魔神』之名,據聞當時已經有人懷疑他是魔教余孽,準備請幾位高人出山,但他又突然銷聲匿迹,留給武林又一個未解之謎。」



? ? 商六欲言又止,侯坤看他面色有異問道:「六爺,您還知道些什麽?」



? ? 商六展顔強笑道:「莫老兒都不知道什麽,我還能比他知道的多麽,呵呵……」



? ? 「不錯不錯,你商老六倒有自知之明。」莫言大笑道。



? ? 「那『萬象秘籍』呢?可是那幾位前輩得到了?」丁壽問道。



? ? 「天魔與蕭前輩同時墜谷,屍骨無存,莫說秘籍了,就是丐幫的幫主信物『綠玉杖』也同時遺落,丐幫前后三代幫主隕于魔教之手,如今幫中群龍無首,鎮幫之寶也無蹤影,這幫花子也著實可憐。」雖這麽說,莫言臉上可不像露出憐憫之色。



? ? 「今日聽衆位之言,大長見識,這頓酒菜還請賞面由小子會鈔。」丁壽拱手笑道。



? ? 衆镖師聞言大喜,道謝后坐下開始胡吃海塞,這兩年長風镖局生意不好,難有些大買賣,雖說礙著大小姐和六爺的情分沒有另謀他就,可大家口袋銀子都不富裕,難得有個冤大頭願意請客,白吃的便宜占一次是一次,畢竟自家沒有莫言的臉皮和口才到哪兒都能吃著白食。



? ? 這頓飯直用到午后,商六侯坤一再催促,溝滿壕平的幾位連同莫言才起身上路。



? ? 「娘的,功夫怎麽樣不知道,這飯量真是一個賽一個,這樣下去再有三天就該打道回府了,也不知道家里面的事平了沒有。」丁壽掐著荷包愁眉苦臉的暗道,「要不換個便宜點的房間,爺哪丟得起這人啊。」



? ? 第五章暗香潛入夜



? ? 深夜,一燈如豆。



? ? 丁壽在榻上輾轉難眠,最后披著被子盯著桌上燈火發呆,忽覺一陣微風,燈火一閃,房內多了一條白影。



? ? 「有鬼!」丁壽剛想驚呼,一只柔荑已然擋住了嘴巴。



? ? 「公子救命,有惡人追索,且容我暫避。」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嬌美容顔,丁壽不由一呆,不由點頭道:「無妨,可我這里無處藏人啊。」



? ? 那白衣女子環顧,這間屋雖名爲上房,可只有一桌一榻,無多余家什,那女子猶豫是否要另覓藏匿之處,忽聽店外一陣嘈雜,接著聽聞店門被踹開,一幫人進店的聲音。



? ? 「把守四周,莫叫那小娘皮逃了。」



? ? 「小二,店內可見過一個二十余歲的白衣女子?」



? ? 「跟他費什麽話,直接搜便了。」



? ? 白衣女子自忖出去必被發現,又回眼看了一下床榻,翻身上榻,縮在靠牆處,一展棉被道:「還請公子靠過來,用身子擋住我。」



? ? 丁壽已知其意,依言而行,這小子年紀雖小,身量卻大,貼緊身后嬌軀,將自身與床榻牆壁組成個三角形狀,蓋上棉被后倒是難以發現身后那嬌小女子身形。



? ? 二人剛藏好,房門已被人踹開,呼啦進來四五個人,俱都身著白衣,爲首的是一名青年,面色冷峻。



? ? 「你……你們什麽人?爲何擅闖他人房間?」丁壽半真半假的驚叫道。



? ? 那青年斜睨了他一眼,似不屑回答,將頭轉了過去,身邊一名大漢道:「小子,適才可曾見過一個美貌女子?」



? ? 「美貌女子,自然見過。」



? ? 衆人聞言面露喜色,連那青年也轉過頭來,躲在他身后的女子心中一緊,手上內勁蓄勢待發,只要這小子泄了行藏,先把他推出去擋一擋,再覓逃路。



? ? 丁壽渾不知自己已經要被人當成靶子推出去,搖頭晃腦道:「余適才于夢中見一女子,其狀甚麗,竊以爲巫山神女也,才貌上古既無,世所未見,晔兮如華,溫乎如瑩。五色並馳,不可殚形。詳而視之,奪人目精。吾欲效襄王以求連理,然其時爾等不告而入,壞吾好事,罪何當之。」



? ? 幾個大漢聽得雲山霧罩,「這小子叽叽歪歪的在說什麽啊?那小娘皮在哪他說了麽?」



? ? 那青年嗤笑道:「這酸子剛才做了春夢,還沒來得及成事被我等打斷了,怪我們呢。」



? ? 「哄」的一聲,一般漢子笑了起來,「這小子有趣,真想把他抓走平日給爺們解悶。」



? ? 「這窮酸說的話你聽得懂麽,難道捉回去當相公,也只有少教主這樣文武全才的人才能知曉。」



? ? 「天下的官都讓這些大頭巾當了,可見皇帝老兒昏庸無道。」



? ? 這時一個老者進的屋來,「少主,沒找到人。」



? ? 那青年眉峰一皺,「人到底進了店里沒有,可曾看清?」



? ? 「這個。」那老者一絲赧色,低聲道:「下面人說看到白影在店外牆腳一閃就不見了,想必是進了店內。」



? ? 「一幫廢物,那賤人在江湖中出了名的鬼靈精,難說不是故意引人發現,聲東擊西,爾等竟然不加詳查,誤了父親的大事。」那青年訓起人來不假辭色,那老者面色不豫一閃而過,俯首連連稱是。



? ? 那青年轉身揮手,頃刻間闖入店中的一干人等撤了個干淨,只聽得屋外店家與客人的抱怨和收拾座椅的聲音。



? ? 丁壽長出一口氣,暗歎幸好這身子的前主兒打小時就被逼著讀書的底子還在,掉了幾句書袋把人騙走,這才發覺身上已被汗水浸透,背后的兩團柔軟觸感更加清晰,連忙轉身卻與同時起身的白衣女子碰到了一起,朱唇點面,一股誘人體香撲鼻,這貨的胯下蠢物竟又昂然而起。



? ? 那女子被撞后臉上先是一絲羞紅,隨即展顔,抬手準備道謝,卻無意在被下碰到那物件,一愣后噗嗤一笑,把個丁壽羞得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畢竟被陌生女子發現「一柱擎天」著實不雅,只管沒話找話,「不知姑娘芳名?因何遭人追趕?」



? ? 「不用姑娘姑娘的叫了,不是姑娘好些年了,」那女子一攏鬓邊散發,「夫家姓南宮,行三,一般人都稱我南宮三娘,至于爲什麽半夜遭人追,公子就莫要問了,無端平添凶險。」



? ? 丁壽聞得此女已嫁,心中不由怅然若失,又聽到語氣中的輕視之意,不由脫口道:「我雖不會武功,可也能爲姑娘……爲三娘舍此殘軀略盡綿薄之力。」



? ? 三娘面露訝色,旋即笑道:「小郎君的心意領了,我平日少受人的恩惠,也不喜欠人情,今日你幫我脫了場禍事,我便幫你解決樁麻煩事。」



? ? 丁壽納悶自己有何麻煩可解,三娘又重新倒在榻上,嬌軀往下一縮已躲到棉被中,丁壽還未開言,便覺一雙巧手已將自己的褲子撸下,大腿上一團溫潤靠了上來,清晰的感覺到她的指尖輕輕撥弄著陽根,一只手掌托起陰囊不住摩挲,丁壽只覺的一股烈火直沖頂門,一把掀開了棉被,看到的是那白色背影斜倚在自己小腹上,腰臀蜷在一起,勒起一條緊繃的曲線,大著膽子伸出右手摸向翹臀,剛觸到那隆玉山,她便腰肢一扭,避了開去,隨即將身子翻了過來,面向丁壽道:「只許看,不許你動。」



? ? 這時候你讓他把手剁了這厮也只能恨刀子不快,丁壽立即把手枕到腦后不住點頭,那昂然之物也是隨著搖頭晃腦,三娘一手將散落的幾絲長發別在耳后,一手握住陽根,丁香一吐,前后來回掃了一圈菇頭,美得丁壽身上一顫,就覺得一片溫熱濕膩密密包裹上來,丁壽咬緊牙關,嘶嘶的吸著冷氣,半眯眼簾,見三娘靠坐在他腿旁,螓首低垂至他胯間,檀口大張含吮一根似乎能將她小嘴撐裂的陽根,只見她在含吮中,不但頻頻舔吸,而且螓首還不時忽抬忽垂的套吮,有時還會緩緩低垂螓首,使雙唇緊貼至胯間肌膚,將陽根盡根吞吮,爾后又緩緩高抬螓首,使陽根又逐漸脫出朱唇,如此一上一下的未曾間斷,丁壽何時享受過如此口技,不到一刻就覺腰間一麻,一股陽精激射而出,三娘手中陽根精管一漲時已然脫口閃開,不料想這次噴射量多勁足,雖躲開大半,還有幾滴射在嬌顔上,掏出香帕擦拭干淨,狠狠的瞪了丁壽一眼。



? ? 丁壽自是不好意思,可歎一月內兩次丟精一次用腿一次用口,從未真個進入銷魂洞,見三娘整理衣物,起身欲走,急忙拉住道:「你哪里去?我喜歡你的很,不要走好不好。」



? ? 三娘回身看他眼中熱切,心中不由一軟,複又坐在床邊,丁壽坐起將頭搭在她左肩,嗅著陣陣幽香,兩人無言片刻,三娘右手輕撫著他的鬓邊,「你呀,真是個孩子。」



? ? 丁壽開口欲言,轉瞬一條香舌伸進嘴里,正要體會那誘人香津,突覺得腰間一麻,一陣困意襲來,不由的沈沈睡去。



? ? 第六章種玉別家田



? ? 時已正午,刺眼陽光將丁壽照醒,房中佳人無蹤,空留床邊一方香帕,丁壽怅然若失,忽聽得店外喧嘩聲起,似有大隊人進了店內,丁壽正擔心是否昨夜那幫人又再返回,趕緊起身穿戴整齊,走出房門。



? ? 見大堂櫃台前一名老者正與掌櫃就客房分說,言及衆多下人擠擠無妨,但自家主人必要一間上房,掌櫃告罪店小上房只有一間,已被一名公子長期包下,正好看見丁壽出來,立即拉過來道這便是那位公子,丁壽見那老者雖說一身仆從打扮,但舉手抬足都有大家禮儀,想必是官宦人家的管事,與這店家說事卻不報家門,不以勢壓人,心中先自多了份好感,正巧自家盤纏將盡,借個由頭正好換房,那老者聞聽道謝,回身禀告自家主人。



? ? 丁壽沒什麽行李,簡單收拾了換了間房,剛進門就忍不住一手掩鼻,以前住上房只感覺那店夥陰了自己,現在這房中的黴味算是證實了自家這陣子住的果真是「上房」了,猶豫著是不是收拾收拾直接回家跪祠堂,忽聽有人敲門,那老管家言自家主人略備薄酒請他移步答謝。



? ? 丁壽隨人來至大堂,見一青袍老人,相貌清矍,上前施禮,那老者笑挽起他,「白日行路,家中女眷染了暑氣,只好覓處修養,不想鸠占鵲巢,還望公子海涵。」



? ? 丁壽連道不敢,兩人就坐飲酒閑聊,丁壽自言宣府人士,離家求學,細談乃知老者名張恕,原是京城御史,外放平陽知府,因急于趕路害的女眷不適,才住了這鄉間小店,聞聽讓房之人乃一儒雅公子,便請過敘談,以解旅途煩悶。



? ? 丁壽又起身欲行見官之禮,被張恕攔住,言忘年相交平禮即可,兩人相聊甚歡,這倒黴身子以前讀的詩書好歹沒有全喂了狗,席間沒有出丑,張恕直言知音難覓,又歎忙于公務無暇教后宅讀書明理,欲聘丁壽爲府中西席,教女眷讀書,丁壽自知才疏學淺,不敢答應,張恕言每月束修二十兩,丁壽欣然往平陽一行。



? ? 張恕立即著管家張福請出女眷行拜師禮,未幾,一名身穿翠綠曳地長裙的豔麗女子隨張福而來,福禮請安,張恕旁言這是愛妾瑞珠,丁壽知大明官員外任不可帶正妻,原本以爲自己只是爲其幼女開蒙,卻不想是教導其愛妾,看她體態婀娜,媚眼如絲的樣子,遮莫張府台嫌自己頭上官帽不綠麽。



? ? ************



? ? 平陽府治所爲平陽縣(現臨汾),所謂平陽也,《世紀》雲:其地在平水之陽而名,距京師一千八百里,領州六、縣二十八。東連上黨,西界黃河,南通汴、洛,北阻晉陽,古來乃兵家形勝之地,商旅通衢之所。



? ? 此時平陽府衙后宅內丁壽愁眉苦臉的拿著一本《中庸》,看著伏案書寫的瑞珠一手工整的蠅頭小楷,自愧的都想一頭撞死,這小娘子琴棋書畫樣樣皆通,用他開蒙,什麽忘年之交一見如故,張恕那老東西是拿自己當笑話麽,「嗯,夫人,府台今日去別縣公干,在下于后宅久留不便,這便告辭了。」



? ? 既然正室不住,丁壽很知趣的從不提「如夫人」三字。



? ? 「有勞先生了,請且稍待,飲杯清茶再走。」女弟子笑靥如花,丁壽自沒有拒絕的道理,只是清茶入口后不久就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面前美人面貌也模糊不清,想強撐著站起來,身子卻不自主的倒了下去。



? ? 丁壽感覺自己在做夢,夢到了那一夜的南宮三娘伏在胯下含著寶貝吞吐不定,夢到了倩娘沐浴時的豐腴惹火身子,只感到欲火沸騰,摟住兩具雪白豐滿的身子左擁右抱,南宮三娘含笑親吻著他的陽具,倩娘也不如那夜般抗拒,將一對豐乳壓在他的胸前不住厮磨,自己再也忍受不住,推到倩娘挺起肉棒便向她那鮮紅肉縫捅去,急切間卻不得其門而入,三番五次總是滑開,丁壽急得滿身是汗,求助的看向三娘,玉人卻不見蹤影。



? ? 倩娘伸出玉手握住肉棒,輕輕撸動,「二爺莫不是銀樣镴槍頭,有臨門謝恩的隱疾。」語含譏诮,丁壽張嘴還沒來得及反駁,便被下身快感刺激的脊椎發麻,一股熱流噴薄而出。



? ? 丁壽大叫一聲,睜開眼簾發覺自己躺在一張雕花大床上,看到靠在身邊的既不是南宮三娘,也非倩娘,而是身披薄紗的瑞珠,薄紗里面一雙玉乳只隔著層薄薄的绯色束胸,整個貼在他胸膛上,緊繃繃地很是好受,還有她那股淡淡體香,幽幽地送進鼻內,丁壽正體會這軟玉溫香,忽覺下身有些涼,大腿根濕滑一片,低頭看卻是未著下裳,瑞珠一只手上滑膩膩的滿是腥味的白色粘稠液體。



? ? 「夫人,你……」丁壽窘態畢露,這叫什麽事,自己這身子莫不是真有早泄之症,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 ? 「噓,別說話,弟子今日報答小先生師恩。」瑞珠渾不在意說道,取了香帕拭手,將身上衣物脫個干淨,隨后又把丁壽剝個精光。



? ? 伸手握他的半軟肉棒,瑞珠上下套弄了幾下,芊芊玉指在他大腿根部輕輕撫摸,滑膩香舌緩緩在他胸前回繞,京師名妓果然不同凡響,略施手段便使他下面的陽根,再度又硬又翹起來。



? ? 雄風再起,丁壽有心思打量起此時的瑞珠來,見她雙乳高聳,腰肢纖細,下體如同小山丘般鼓起,濃密毛發將那誘人蜜穴遮住,只看得他喉嚨發緊,想伸手去摸,可飲那杯茶后卻四肢乏力,只有肉棒更加堅挺,如同旗杆直直立著,只憋的這厮兩眼發紅,至于張府台,他是哪位,干什麽的。



? ? 「嘻嘻,恢複的挺快,你的寶貝不賴嘛!」



? ? 這是時候的丁壽,四肢大張已經美得無法答話。



? ? 瑞珠套弄一陣,又將瓊鼻靠近,細細聞取男人獨有的氣味,不由心中一陣蕩漾。然后伸出了舌尖兒,先在馬眼上舔了一下,馬眼上分泌出的透明液體,滑溜溜的流至舌頭上,瑞珠先用舌頭,在整根的肉棒上來回上下舔了個夠,連那兩個卵蛋也不放過,含在嘴里輕輕的用牙齒咬著,咬得他全身不停的發抖。



? ? 丁壽嘴里哼道:「麻,酸,好舒服。」他的肉棒更加暴漲了起來,菇頭猙獰,青筋暴露。



? ? 此時瑞珠正張開小嘴,含住他的大菇頭,並用牙輕刮著棱溝。猛然脹大的菇頭漲得她嘴又酸又麻,輕輕吐出道:「瞧你年紀不大,這個玩意卻出奇的大,將來再長大了怎麽得了。」



? ? 丁壽聞言喜道:「還能再長?」



? ? 「你今年還不到十五吧,大明洪武令:男子十六方可成婚,你啊,」來日方長「呢。」瑞珠點著菇頭笑道。



? ? 「可是……我很快!」丁壽聲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 ? 瑞珠輕笑:「別擔心,你從沒嘗過女人滋味,第一次快是難免的。」俯到他耳畔,用能膩死人的聲音說到:「有奴教你,保你這根壞東西能成女人的恩物。」



? ? 「好好好,那將來我定讓你舒服個夠。」小兄弟還堪大用,丁壽喜不自禁。



? ? 瑞珠聽得高興,低頭吸著更加賣力,她把頭前后的挺動,把整根肉棒,都吸到了自己嘴里,用喉嚨卡住肉棒,停頓一會再吐出,吸口氣又整根吞下,如是再三,吮得他的肉棒都是口水,直往下淌,將他的毛發都淋濕了一片。



? ? 瑞珠吐出肉棒,抬腿騎到丁壽身上,用手扶著肉棒,對著自己穴口,緩緩地坐了下去,由淺入深,身子起落由慢到快,一雙玉乳來回晃動,丁壽口干舌燥,可惜手不能動,瑞珠如知他心意,前后挺動時俯下身子,將椒乳在他臉上磨蹭,丁壽張口將乳珠含在嘴里,舒爽的瑞珠大聲呻吟。



? ? 快感陣陣,丁壽感覺自己又要爆發,瑞珠感覺體內肉棒猛地一漲,伸出右手中指,探到二人交合之處摁住丁壽會陰,「深吸口氣,緩緩吐出,對,就這樣,慢慢的……」



? ? 丁壽原本要泄的感覺被她一按宛如關上閘門,硬生生憋了回去,看到他呼吸重又平穩,已穩住不動的嬌軀再度挺動起來。



? ? 如是再三,丁壽肉棒越來越硬,瑞珠也快到巅峰,被刺激的尖叫起來。



? ? 「好,好舒服,好燙,真是人小鬼大,不行了……」



? ? 經她最后一陣狂拔猛坐,丁壽大吼一聲,熱流滾滾,瑞珠也癱倒在他身上嬌喘不息。



? ? 丁壽感覺到手臂漸漸能動了,抱住身上嬌軀,問其根由,瑞珠輕咬著他的耳垂告其緣由,原來張恕身有隱疾,有子嗣之憂,老而無后家業無人繼承,便是親族同窗背后議論也是如芒在背,便生出了借種生子的注意,但京城內耳目混雜,稍有不慎就是滿城風雨,于是此番上任帶上從京城最有名的青樓神仙居贖身爲妾的瑞珠,就是想在任內將此事辦了,不想未到平陽,路上便遇到了丁壽,相貌還不錯,更重要的是離鄉背井,京師平陽兩地都無熟人,遂入了兩人的眼,成就了今日之事。



? ? 丁壽這才明白,又納悶這事直說不就是了,何必弄得下藥這麽麻煩,瑞珠答天知道你是不是個「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傻書呆子……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